李仕活 — 笑看人生

by
$288.00
有庫存
SKU
9789887993742

《李仕活  笑看人生》為漫畫及文字兩册合訂本,分別精選了李崇慶先生(筆名李仕活)極少曝光的漫畫作品和2003至2017年間在網上發表的「疊影迷情」影評,和書寫人生及「吃,人際關係;說,蒜皮豆事」的專欄文字。

《李仕活  笑看人生》為漫畫及文字兩册合訂本,分別精選了李崇慶先生(筆名李仕活)極少曝光的漫畫作品和2003至2017年間在網上發表的「疊影迷情」影評,和書寫人生及「吃,人際關係;說,蒜皮豆事」的專欄文字。

李崇慶先生有得天獨厚的繪畫天才份,亦喜愛電影和文學,作品擅於刻劃人物性格心理,八十年代曾著作小說《夢魔》、《贗牒》等。李崇慶對寫作充滿熱枕,寫作產量驚人,以「疊影情迷」為欄目在網上發表文章,題材包羅萬象,有生活小品、古今電影評論。

除文化藝術外,飲食是他的至愛活動,每談到飲食便眉飛色舞,他不斷發掘新菜式,在社交圈子中組織不少「講飲講食」的群組,亦藉此廣結朋友,為自己和朋友的生活圈子增添不少生活情趣。

 

文化界好友的話

崇慶大哥才華出眾

王澤教授

李崇慶成名甚早,中學時期已開始步入漫畫界,出來社會工作後即寫作。第一本小說《夢魔》,是應當年創業出版社於全香港公開徵文比賽撰寫的長篇小說;第二本是八萬多字的小說《贗諜》。網絡興起,崇慶大哥受名編劇家秦天南先生的賞識和鼓勵,每周寫一篇兩千餘字的觀影隨筆─《叠影迷情》雜文。他不懈的創作精神,令我們感佩!

李仕活的寫作風格,思想靈敏與他的漫畫一樣,在頑皮中表達著敏銳的幽默,主角多是具幽默感,開朗風趣,開開心心面對一切逆境,因此深深打動每個讀者的心扉,讓讀者看得動情與感動不已。

 

King Kong in Hong Kong

漫畫家尊子

電影評論和漫畫有甚麼共同點?——都是李祟慶先生的所愛。

李先生的漫畫當,不單可獨立欣賞,更可作為解說香港漫畫發展某些階段的素材。英國老牌漫畫雜誌《Punch》所載的英式幽默,轉彎抹角,笑點埋得深,較難理解。美式漫畫,勝在直接坦白, 明刀明槍。《MAD》 雜誌在美國出現,自有其社會及文化背景。而香港當代漫畫家直接的迴響,便是《老夫子黐線漫畫》的出現!不知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該雜誌湧現了一群年輕漫畫作者,本土黐線與美國的黐線,都成了漫畫擁躉的至愛,而李祟慶先生便曾是本土黐線作者之一。

「漫畫」也隨潮流脫胎換骨,也「洋化」得義無反顧:內容上對當政者諷刺的有,但更多對社會民生人情百態的嘲弄與嬉笑。一本正經的有,但更多無厘紋路烏厘單刀的胡鬧。頑皮反斗,無聊狂想,拒絕刻板,腦筋急轉彎,乜都笑三餐。繪畫風格上,迫速流暢的鋼筆線條,人物誇張的身體語言,過火的面部表情,老是紮紮跳無時停的畫面構圖,這些都是「舶來品」。角色頭大身細,或身大頭細,金髮美女,西部牛仔,勾鼻的,塌臉的,和平共處,共冶一爐,本土漫畫毫無保留,全方位借鑑西洋的「同業先進」。

李祟慶先生這輯「King Kong」,正是絕佳例子,反映美國流行文化輻射下的寫照:漫畫主角不是武松與孫悟空,而是二、三十年代起的荷里活系列電影內的一個深山野人、一頭猩猩與一個身材惹火衣著性感的金髮女郎! Cool !

 

崇慶大哥的那杯茶

漫畫家馬龍

崇興大哥的漫畫主要是走歐美幽默一類,英文Humour 林語堂將之翻成「幽默」,堪稱神來之筆。「幽」而且「默」,既不是滑稽、詼諧、調侃;也不是嘲弄、諷刺、揶揄,幽默是智慧的品題,會心一笑的交流。然而,這種漫畫路子,在當年的香港(現今亦然),真正是曲高和寡,受眾有限。

創作,從來都是主觀,才會做得最好。崇慶大哥彷彿並無考慮大眾市場,只專心致志,高高興興地畫他的幽默小品。就一個「All About Bath」和「All About Lavatory」題材,竟然就有作品三百多幅!

再細看他的作品,每幅都是線條準確,一絲不苟,一些更是「場面浩大」,例如畫那些希臘式澡堂,少一點寫畫功力也不行。漫畫的笑點,也抓得恰到好處,不瘟不火,冷面笑匠式的演繹,幽其一默,令人會心微笑。

 

只待與讀者搭通天地線

收藏家楊維邦

那時梁金勝經常召開一些大食會(飯局),有時是畫家、有時是漫畫人,也有影視製作人、攝影人,甚至是大集會等,崇慶大哥是此中的大搞手、召集人,人稱他為「領導」。他為人熱情,交遊甚廣,平日見他都一派紳士風度。

驚訝大哥竟能花巨大的心思在創作上,每張作品都一絲不苟,以業餘心境畫出專業畫功,看得出是從未疏於鍛錬,由造型而至構圖或表現能力,皆完美呈獻,而且每套作品都能有統一卻又各異的風格,可看出作者對此道的熱愛及專注,讀者大可從這方面欣賞及享受一下他的用心。

縱觀三個系列的評價,「King Kong」的一輯:情深款款,大器磅薄,精雕细琢,膽大心细。「愛神」丘比特的一輯:亂點鴛鴦,鬼馬精靈,奇緣巧合,輕鬆逗趣。

「鍾馗」一輯:人間正道,扶正驅邪,借鬼諷世,鬼咁離奇。

 

喜感躍然紙上

編輯傅慧儀

李前輩一向喜歡籌措朋友之間的飯局,更擅長安排大班食友同享私房菜,相信對於飲食和廚藝都非常熟行。他所繪畫的「派對與宴會」、「彩色大廚」和「廚師與煮食」系列,說不定有部份意念源自這些飯局的所見所聞。

「派對與宴會」系列又分大插畫、四格故事和因應環境和地域不同而巧取其名的「廚師」作品,例如在街邊煮食的叫「流浪漢廚師」;在軍艦上煮大鑊飯的叫「海軍廚」;在野人的國度,但見煮沸的水缸正烹調兩個捕獲探險者,題為「食人族廚師」,笑了!

繪畫「宴會」的漫畫,很多是坐滿一兩圍的「大製作」,每張畫稿少不了要畫上十數男女,位位表情和衣著都不同,印象最深刻的一張是整間食肆水浸到腰間大家還是興高釆烈的前往赴宴,實在誇張得沒法不笑出來!

 

天涯若比鄰

廣告片導演及監製司徒庸( 司徒衛鏞)

我和崇慶對漫畫及電影世界那種痴迷,簡直是不可思議,每分稿費及零用都全花在上面,狂買公仔書電影書及看電影,大家房間堆滿各種書刊,我們買的書多是日本及美國原版,全部貴得要命,但我們很有默契,《MAD》漫畫雜誌及日本兩大電影刊物,各買一期大家交換看。

我倆在青少年時代是典型的文藝發燒友,除了漫畫很快又迷上電影,我們常偷時間甚至逃學,結伴看過無數電影。但比較上,崇慶更像個影痴,他才算是標準影迷,會自動入戲,看特務007 占士邦時,他經常會模仿辛康納利(Sean Connery)的拿槍神態,問我他像不像鐵金剛,笑得我!當《良宵花弄月》(The Pink Panther,1963)的出現,他又學「烏龍探長」彼得斯拉(Peter Sellers),那副滑稽攪笑表情,維妙維肖樂此不疲,但見他不像開玩笑,而是真的彼得斯拉上身,於是就此叫他彼得斯拉,他大樂受之無愧,後來連我身邊朋友也跟着我如此稱呼他。崇慶一直沒有英文名,我就干脆替他改英文名 Peter ,從此他就叫 Peter Li 行走江湖。

 

懷念才氣縱橫的李崇慶( 仕活) 大哥

邱秀堂

能寫能畫的崇慶大哥,他原本是老王澤伉儷的老朋友,這些年來,因王澤和我常往來香港,漸漸地崇慶大哥和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隔代至交。李大哥英文名Peter,創作時則以Liswood 為筆名,我跟著王澤稱他為崇慶大哥,有時我亦稱他仕活大哥,由英文筆名直接翻譯過來。

崇慶大哥尚未使用臉書時,我們都以電郵聯繫,後來我鼓勵他用臉書,崇慶大哥很快就上手。長年來李大哥不但畫,且每星期寫一篇「叠影迷情」談電影公開分享外,也寫短篇小說與長篇小說,我很幸運,李大哥寫的尚未發表的多篇小說與長篇小說《日與夜》,他都讓我先睹為快,作為他第一名的讀者,我也就順便幫他校稿,校完後即寄回給他。

這些年來和崇慶大哥的通信,閱讀他的信和作品,崇慶大哥的才情躍然紙上。他的文采和過人的毅力,實在令我佩服得五體投地。和崇慶大哥多年相處,他給我們的感受是個非常樂觀、溫暖、詼諧的人。和王澤在一起時,他們總是大侃特侃,無論天南地北、古今中外,無所不侃,我在一旁聆聽,好不開心。

 

電影的魅力令人神魂顛倒

電影導演、編劇金炳興

崇慶常跟人說,是我鼓勵他在網上寫影評,其實,我慫恿過不少朋友動筆寫作,能像他那樣持之以恆的人就不多,他文思洶湧時,往往廢寢忘餐,我經常收到他傳來的「叠影迷情」文章,尤其早期;我跟他說,為他開了專檔,他聽後興奮不已。鼓勵他寫作的朋友,也不止我一個,甚至有人勸他結集成書。

電影的魅力有時確令不少人神魂顛倒,我自己一早就上了當,荒棄正業,深受其苦。他是另一個典型例子,那種患得患失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他不止一次,在工作與嗜好之間掙扎,崇慶的「叠影迷情」大概寫到第三十九篇,他又突然苦腦和困惑起來,停頓了一段時期。及後,他又跟我說,有朋友致電給他,等看他續寫,他終於欲罷不能,再度「中毒」上路,他對電影要不是真那樣熱愛,是不肯做這樣犧牲的。

 

透過文字和畫作重活過來

電影編劇秦天南

崇慶對影畫如此迷戀,完全植根於他的童年。他曾在「親情與童真」一文中,憶述他父母帶他去看一部五十年代的西片《孤雛血淚》(All Mine to Give,1957),還一連看了兩遍,一邊看一邊向他們這個丁一點大的兒子解說令人催淚的劇情,寓電影於教育。就是如此地日積月累,他童年與少年的美好時光便冉冉地在戲院中渡過。他這段經歷,令我想起《星光伴我心》(Cinema Paradiso,1988)裡那個意大利小童,從小在小城一間電影院的放映間中和年老的放映師相伴相隨,每一格的電影菲林便從此成為他一生的烙印。如此說來,崇慶的童年其實也和這個意大利小童同樣塗上一抹戲夢人生的光影。

 

一起行山玩樂的日子

資深影評石琪

認識李崇慶超過二十年。他是吃得玩得之人,喜歡結交朋友,笑口常開,而且好像通天曉,甚麼都談得,甚至有些「八卦」。記得初次見面時是朋友飯聚,他很快便和初識的數人熟如老友,接着還開枱打麻雀。然後他加入我們的行山組,經常結伴郊遊。

他平時西裝骨骨,注重打扮。最初不慣行山,在浮沙滑石斜坡要行友扶着,漸漸愈行愈好,活用行山杖,爬石澗也無問題。我們行完山照例大飲大食,他熟悉各區食店,經常帶路開餐。他早已常和太太周遊世界,飛來飛去,連大陸也熟悉(台灣則是他讀大學的地方)。好幾次一起上廣州,他也是熟知何處「搵食」的識途老馬,帶往特色食店。他對朋友很熱情,喜歡安排聚會和外遊,對外來或回港的朋友更招呼周到。而且不失「文藝青年」本色,文友畫友甚多,又很念舊懷舊。

 

更多信息
作者 李仕活 (李崇慶)
出版社 Kubrick
出版日期 2021年12月1日
書籍語言 繁體中文
頁數 222(冊一), 223(冊二)
釘裝 盒裝
作者簡介

發揮崇慶做人做事精神

李崇慶太太Norma Li

崇慶天天都在書寫,尤其愛寫跟電影有關的文章。他真的很喜愛舊電影,只要你能說出來的舊電影,他都可隨口如數家珍,那位導演搭配那些演員,甚至連電影的劇情都倒背如流,電影主題曲、插曲的歌名、主唱者等都一清二楚。他的記憶力之好,非常驚人。崇慶在臉書上寫的「蒜皮豆事」和「叠影迷情」,記下了很多他對舊電影的觀感和延伸的想法。看到他跟邱姐(邱秀堂)及其他網友文字上的交流,以及金炳興、秦天南等人對他的鼓勵,更加深深體會很多人默默地愛護和支持他。

有一次我帶著他的朋友一起到他的辦公室,才發現那裡藏有多達數千張的畫作原稿,數量之多,畫作的精細度,都叫我們嚇了一跳!每一幅畫作裡都蘊藏著一個故事,而且故事都很幽默,很有趣和搞笑他的鬼馬,他的幽默,他的才情,盡現在故事的細節和對白之中,這又跟他本身開朗、樂觀的個性有關。要不是他才情橫溢、學識淵博,很難畫出題材如此豐富的漫畫、內容如此厚實的文章。

Back to Top